晴空如璃

辣鸡文手一枚
手残党
杂食党
不定期更文
不开车(基本上)
混d5,APH,yys等一大堆圈子
吃好多好多CP

记脑洞

最近玩了明日之后


于是就冒出了几个明日相关的小点子


大概记录一下(可能永远都不会写出来的)


拉扎罗夫&阿列克谢


大概就是大叔没死,被拉扎罗夫救了,但是也变成了感染者,不过还有人的意识,能说话,拉扎罗夫也有,但不会说话

总之就是一个感染者和一个特殊变异体的末日生活这种感觉


原创


有两个小脑洞


第一个是全服第一×&全服第二


一个是全服最6营地的市长,一个是没营地的独行侠,虽然也很想加营地但因为各种原因(无意或有意)的把几乎所有市长全得罪了,只有全服第一的市长没被招惹,但被那位市长抄过家(虽然也没少什么东西,就是门给拆了,后来又报复回去,然后就演变成互相拆门了)因此拉不下脸去那个营地。


大概是互相都是大佬,互相都看不顺眼,天天刷喇叭互骂,天天在各个图遇上,后来一起打的多了发现配合越来越好,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感觉。


第二个是市长&副市长


一个大佬营地的市长,本人也是大佬,欧皇+氪金大佬+肝帝,信誉点高的一比,没有室友(觉得麻烦),后来在自己营地荣誉市民的忽(zhu)悠(gong)下和副市长成为了室友。


大概就是疯狂反差,比如说平时高冷,严肃,十分可靠的市长其实很讨厌绯闻,容易生气,有点傲娇,线下还是个初中生,再比如说平时可爱,明事理,有点冒失的副市长妹子其实战斗力超群,沉着冷静,比市长还可靠,线下还是男生这种的感觉。


以上两点原创脑洞部分取材自现实生活,比如第一个脑洞里第一第二刷喇叭互骂,还有第二个脑洞里的市长(我身边就有一个又欧又肝又氪,不找室友的市长)但请各位不要联系现实,打扰他人的日常生活,这只是个脑洞而已。


(多CP)小段子[(A)PH]

背考纲词汇的产物

CP多到tag打不下

画风突变预警

ooc预警

ability(能力,才能)(米英)

众所周知,亚瑟柯克兰的厨艺是世界最好的

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某不愿透露姓名的Jones姓男子这么说到

accept(接受)(法加)

“小马修,你愿意接受哥哥我的爱吗~~”

“嗯”

“马修你被那个胡子混蛋骗了啊啊啊啊啊!”

addition(增加)(苏露,露立)

“哥哥,你知道吗?万尼亚多了一个朋友。”

“他叫托里斯,曾经挺怕我的,现在好一些了。”

“哥哥,伊利亚哥哥,你听到了吗?”

afford(负担得起,抽得出(时间))(独伊)

“抱歉啊,意/大/利,我这边出了点状况,最近抽不出空回来,没法陪你踢足球了……”

“ve~没事哦,足球可以过几天踢呀~”

“……嗯”

结果最后还是提前解决工作回来了。

against(对着,反对)(极东)

本田菊几乎从不与王耀作对

不过,还是有过一次的。

ahead(在前,向前)(法贞)

弗朗西斯曾经以为,贞德会是自己最爱的人。

后来,他认识到了时间是会前进的。

aim(目的,目标;打算,瞄准)(米英)

当那个还是青年的国家意识体对自己举起了枪时,亚瑟知道,

是兄弟也罢,殖民地也罢,都结束了。

alarm(警报)(瑞奥)

“警报,警报!有飞机飞过!”

“彭!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罗德里赫从被打下来的飞机底下爬了出来,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。

“怎么,原来是你啊。”

“ “你这个大笨蛋先生!” ”

ambition(雄心,野心)(亲子分)

曾经,安东尼奥觉得他可以称霸世界。

现在,他只要不被罗马诺讨厌就行。

ancient(古代的,古老的)(初恋组)

一个小小的,金发碧眼的孩子,向他伸出了手,他嘴角有一丝微笑,但眼里是藏不住的悲伤,

“意/大/利,我从十世纪开始,就一直喜欢着你。”

啊啊,那是多久以前的回忆呢

久到记忆,都开始褪色了。

apologize(道歉)(普奥)

“对不起,讨厌你唱的难听的歌。”

“对不起,天天对你挑三拣四。”

“对不起,强迫你卖了一架昂贵的钢琴放在家里。”

“对不起,说你是大笨蛋先生。”

“我都这么说了,”

“你这个大笨蛋先生,”

“给我,醒过来啊……”

arrange(安排,布置)(轴三)

“各位,我把会议厅布置好了哦~”

“意/大/利桑,真是在这些事上格外细致呢。”

“呐呐,德/意/志,难得休息,一起来嘛~”

“啊,既然是休假,那……”

“来开party啦!”

assistant(助手,助理)(米英)

“话说,你家WW1时的那个助手呢?”

“啊,托里斯吗?他现在应该被俄/罗/斯带走了吧。真可惜呢,打扫那个仓库的时候明明……”

“咳咳咳……”

“诶!英/国,你怎么了?”

attitude(态度)(芋兄弟)

从条/顿/骑/士/团,到普/鲁/士,再到东/德。

从神/圣/罗/马/帝/国,到德/意/志/帝/国,再到西/德。

他们都变了很多。

不过,有些东西,是不会变的。

“呦West!一起去喝啤酒吧!”

“啊……嗯!”

audience(观众,听众)(露立)

在他的戏中,永远只有他一个人。

一个人,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着。

他渐渐习惯了这一切。

直到某天,

台下坐了一位观众。

average(平均的,普通的;平均数)

我,爱/沙/尼/亚。

一个十分普通的国家。

不过,我现在不认为自己普通了。

[我周围的人突然都变成女孩子了怎么办?]

award(奖品,奖励;授予)(联五)

“hey guys!这里有个宝箱!”

“诶~那应该是万尼亚的东西吧~”

“是我先发现的!北极熊你给我放下!”

“看看你肚子上的赘肉再说吧阿尔肥君~”

“切,一群小孩子,宝箱你们谁要谁拿吧。才,才不是为了把资源让给你们!”

“既然伊万和阿尔还吵得不可开交那哥哥我就先……”

“胡子混蛋你给我放下!”

王耀看着扭打成一团的四个人,叹了口气

“其实,那只是个宝箱怪阿鲁。”

独白

黑塔利亚

CP:味音痴


我,有一个喜欢的人。

他有一双碧绿的眼睛,一头沙金色的短发,和一对粗的可笑的眉毛。

他喜欢喝茶,还喜欢和他的那些妖精朋友说话。

他做的饭不怎么样,不过他很会做甜点。

他很傲娇,但偶尔会在意外的地方直白。

他唱歌很好听。

他喜欢喝酒,虽然酒量很差,不过他喝醉以后很可爱。

他曾经很强大,现在可比不过我了。

我们经常在万圣节互相吓唬。

他在我小时候很照顾我。

我曾经和他打过一仗。

他总想着要保护我。

他是我的恋人。


我,有一个喜欢的人。

他有一双晶蓝的眼睛,一头金色的短发上一根短短的呆毛,还戴着一副眼镜。

他喜欢吃汉堡,喝可乐,天天自称为HERO。

他很直率,有时候却直率过头了,根本不会读空气。

他唱歌很难听,基本上不会跟着调唱。

他家的食物颜色很诡异,不过吃起来还行。

他经常在万圣节吓唬我。

我们明明都很忙,他却总是要跑来看我。

我原以为他还是需要我保护的那个小不点,却没想到一瞬间,他就变成了可以挡在我面前保护我的人。

他……曾经和我打了一仗,我的七月病也全都是他的错。

不过……

他,是我的恋人。

很久以后的未来

迟到了一天的小少爷生贺!


CP:永灰,小鬼魂世界观


“欸?那位永乐教授?我和他不怎么熟哦。啊啊,你说的是另一位永乐教授吧。我听说过他,我小时候还挺崇拜他的呢。”


“小鬼魂?你是说他身边跟着的那个小家伙吧,听说是厉害的魔法师呢,不过英年早逝啊,真可惜~”


“我确实和那位长得有点像吧~魔法天赋当然也比他强多了哦~”


“那位永乐教授也和传说中的那位长得很像?被你这么一说我到有点好奇了,下次校庆找他说几句好了”


“嗯?灰羽?我在今年的高级灵媒师名册看到过他的名字。另一位灰羽?那位啊,史上年龄最小的高级灵媒师的记录保持者,是轰动一时的天才,不过关于他的资料太少,我还挺想了解这个人的。”


“永乐教授,那位灵媒学的先驱者啊,算是我的目标吧。”


“我和那个永乐教授的长相是有些相似,这点有时候也挺苦恼的。”


“那位今年刚来学院的灰羽和那个天才长得很像啊……试着认识一下吧。”


“教授~”

“小鬼魂,不过你已经不是鬼魂了。”

“你果然还记得吧~”

“嗯。”

“叫我小少爷好了,小时候家里人都这么叫我。”

“嗯,小少爷。”

“教授,你的翅膀好假哦!”

“你的鬼魂也不怎么样,小少爷。”


情人节

CP:永灰
@艾伦小天使最棒w 的点文
ooc有

“医生~”
永乐脱下手术服和沾满血的手套,端详着自己刚刚完成的作品,灰羽的声音却不合时宜的传了过来。
打开地下室的门,灰羽像往常一般站在门边,手上却不同寻常的拿着一杯葡萄酒。
“讷,医生,这是刚才那个倒霉鬼车上的,看上去是名贵的牌子哦~”
“怎么样,来喝一杯吧?”
“别闹了,小少爷,你又不差这些钱。”边说着边走向电梯,身后那人的脚步却稍稍停滞了一下。很快又冲到身边。
“欸~医生可真没情调~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嘛?”
眼看沉默的那人没有搭理,又自说自话的接了下去。
“今天是葡萄酒情人节哦~”
“……没听说过……”
面前人的话语似乎稍稍停顿了下,被另一人捕捉到,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更加扬起了几分。
“医生明明也很好奇吧!在这一天,恋人会去餐厅共进晚餐,共饮葡萄酒哦~”
“……”
“怎么样,医生?陪我去吧~”
“好。”
那位冷漠的“医生”嘴角轻轻勾起。
纵容一下恋人的任性又何妨。

每年的10月14日是葡萄酒情人节哦!(装作今天还是10月14日)

20fo点文

占tag致歉

我居然已经到二十粉了!

老规矩,tag里的CP都可以,不开车,其他随意。

新人们来啦!

CP:遗照组,(一点点的)画家&邮差(话说这对叫什么啊?)

ooc预警

这天,艾格瓦尔登终于忍受不了了!

“那个官方到底还要拖多久!其他人只住一个星期我在这鬼地方已经住了四个月了!”

然后一画笔把未上线宿舍(男)的墙给敲了

一边的邮差:……你是不是忘了什么……
入殓师:……这家伙好像是个上等人吧……

总之终于从那个长满蘑菇的房子里跑出来了,邮差想着,只不过……

他看着面前被一只鸟撞倒在地上的画家,稍稍有点无语……

等等,卡尔先生,他还没死!

画家站起来以后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穿越了

面前站着一个戴着奇怪面具的人,肩膀上还停了只猫头鹰。

他花了一秒钟想起这是刚刚从未上线宿舍(男)离开的那个叫“先知”的人

一个刚上线的和三个没上线的大眼瞪小眼,气氛十分尴尬,尴尬到连心跳声渐渐变强都没人发觉,然后……

局面变成了两个刚上线的和三个没上线的大眼瞪小眼,突然,入殓师走上前,一串流利的法语脱口而出。约瑟夫愣了一下,也迅速交谈起来。

画家:你们有什么事不能用通用语说吗!

入殓师:(彻底无视)说话说话说话……

画家:喂!

画家非常生气,正要发作时,被身边某邮差拦住了。

邮差:艾格,难得出来一趟,去逛逛吧。

画家:行。别让我再看到那两个家伙。

先知看着渐行渐远的两组人,心里只有一句话

mmp,这几个死gay

庄园的中秋节

中秋贺
CP:园医,欺诈组,杰佣杰,鹿幸,蝶盲等等
赶着月饼节的结尾发出来

今天是中秋
奥尔菲斯像往常一样在那个小房间里看着日记撸着猫,突然,庄园主出现了,
庄园主:‘congratulation!’
侦探:“……虽然我听得懂但不代表所有求生者和监管者都听得懂,麻烦换成通用语……”
庄园主:“好吧,总之,因为今天是中秋节,所以我决定让你离开这个房间,出去转转。”
侦探:“有线索拿吗?”
庄园主:“没有”
“那算了。”

(最后还是被庄园主拖了出去)

在月亮出来前,我们的侦探先生被迫把每个地图都逛了一圈,收获了,
杰克的雾刃×1
小丑的拉锯×1
鹿头的钩子×1
蜘蛛的三层丝×1
黄衣之主的触手×1
小黑和小白的伞×1
红蝶的扇子×1,bug飞×1
厂长的脆脆鲨×1(还被娃娃追了半个地图)
等等等等……
最后还被约瑟夫强行拖走拍了张合照。
非洲侦探: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

晚上,月亮升起了,侦探想起早上的经历明智的走向了求生者宿舍。
宿舍一层的大桌子周围坐满了人,不看不知道,一看……
园丁在给医生喂月饼
魔术师给慈善家变了一个魔术
还有佣兵和杰克,鹿头和幸运儿,红蝶和盲女……
等等……
这群监管者为什么在这啊!
庄园主:啊因为监管者宿舍离得比较远所以……
侦探:再见!我回去了!

如果联合狩猎能选相同的监管者(约瑟夫篇)

CP:遗照组
(有双约瑟夫成分,不过不知道怎么打tag)
约瑟咕下周就要上线啦!

原皮&亚兹拉尔

「匹配中……」
原皮:emm……你是……死亡天使?
亚兹:……是的……你是……时光?
「陷入了长久的尴尬」
原皮:……对面有卡尔先生呢……
亚兹:哦~

「游戏中……」
原皮:……亚兹拉尔先生,能不能把卡尔放下来呢?
亚兹:不好意思,不过这点我无法做到。
原皮:……

小剧场
原皮:亚兹,你是我吗?
亚兹:不是哦……
原皮:是嘛……谢谢
亚兹:……(自言自语)你真的还记得啊……

「泛黄的信封中有一张相片,干干净净,像是新拍的。相片里,白发的青年和他的同胞兄弟站在一起,背景是那个众人避之不及的庄园」